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7th Apr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隨著年歲增長會漸漸明白:愛或喜歡愈發地難以說出口。只會在心裡慢慢發酵,最終釀成的深情或許不需要交付於某一人,只需自知便好。 年少時,或者可以讓歡喜與喜愛表露無遺,可以日日陽春白雪,花香爛漫。一些海枯石爛,一些地老天荒可以很輕易地說出,諾言相比充溢愛的蜜汁的心理渴求要更遙遠,遠離現在。會以為諾言讓彼時的愛意更顯長久厚重。只是要過多久才能知悉所有的承諾都抵不過時光飛逝,光陰匆匆,時過境遷。還要再經過多少人事變遷才會明瞭,承諾如風,終將無痕無跡。會知道,不要對明天的人明天的事許下諾言。它既不能溫己也終究不會隨一人去往天涯。 年少的愛總要以傷心傷肺,痛徹骨肉來告別。用一半的心死去,另一半的心繼續行走,繼續相逢,繼續告別,直到慢慢安靜慢慢沉靜慢慢疲累。不再幻想,不再期待,只要安穩的現時。 會明白所有的歡喜或愛終要往前行,終要歸於一粥一飯的普通平凡,細水長流的忍耐堅持。日漸平淡。所需的也只是能一路安靜跟隨抵達對岸的某一人這個個體。只想身體能有一處暮落晨起之地,只想於孤單紛擾的世間有一人能識得我,能記住我的名字,能辨得出我的氣息,我亦同樣。或許,這就足夠。不要妄想從另個人處得到解脫或拯救,也不要妄想他或她能分擔自己的孤單糾結,不要企圖改變他或她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理暗地,都有別人觸碰不到的靈魂秘境。如果不去探求心靈的共振相依,他與他,她與她,並沒有任何區別。 容易說出的愛與喜歡大抵都有敷衍的成分,心裡都不含責任的念想。或者說關於責任對於承擔都只是模糊的概念,並沒有既定的目標和明確的堅定。那些毫不猶豫就說出的正是偽裝的堅定。因為不確定明天會怎樣。 那些深埋於心的愛與歡喜,愈發顯出鄭重,珍惜的情義。並且相信那會隨歲月的凝重而日益香醇美好。 收到年少時曾愛慕過的男子的信,即將結婚,說:還記得曾對你說過的一句話嗎?說過,你很可愛,可惜沒人愛。還惹得你很長時間不理我。這麼多年,一直都未曾告訴你,其實後邊還有一句,讓我好好愛你,好好對你。只是,當時,覺得這句是極重極深的,那一瞬間突然就有些傷感與害怕,因為不知道可以給你怎樣的未來,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這樣下去,所以,最終是以玩笑的口吻斷掉的。於是,人生就此不同,也或者沒什麼不同,我們各自錯落,或許正是為了成全如今的溫暖相望。美好,足以溫慰這一路的寂然。所以,你於我仍然是可愛的。只是,在各自的生活裡靜靜注視。別無他,亦很好。 想回信給他:謝謝他的沒有說出,謝謝他簡單無求的珍惜,謝謝他曾經的歡喜。還有謝謝他一直的記得。可終究沒有回復隻言片語。我想一份情誼的長久深厚與否是和一切表象沒有關係的。只需心知便好。 有些愛是不需要說出的。有些話是不需要重複提起的。有些秘密將永沉黑暗。 那些鄭重的對待,那些自重的珍惜,讓人如此坦然心安。 文章來源:我們來自音樂!!~ |【自得其樂】 | Campaign Embeds |ASHES OF ALL | 西夏夢 |The sky is perhaps sunny | 飛妹兒滴窩 |Monitorblog | 《皮皮魯》雜誌 |Practical Futurist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