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從早上一直陰到下午的天空,不知啥時候悄悄落起毛毛雨來。一直在房裡接待各村幹部的我,在怒罵聲中送走最後一波村幹部後,走出單位辦公室房門,用手錘錘像打了一楞棍的腦袋,才感覺天空有毛毛雨。連日來的計劃生育等工作,像塊大石頭壓在胸口,抬頭望望天空,迎住一臉似針尖樣的雨滴,一股清新的空氣滲進肺腑,哦,久違了的雨滴,等你好痛啊! 鄉幹部問我忙完了沒有,隨聲應道忙完了,才細看院子裡兩三個一攢的鄉幹部站著說說笑笑,看我過來了,又對著我說今一天又沒電,飯大師說晚上電來才能做飯。我才感覺肚子有點痛,知道一天沒有吃飯了。因為早上八點去灶上吃飯,是兩個雞蛋和饅頭,我是膽囊炎沒有吃。一般是早上十點和下午五點吃兩頓,因電網改造晚上供電,所以就兩頭吃飯了。這樣的日子恐怕一個月沒有個頭。 加入幹部說笑的行列,又都聊起心煩的工作來,說縣上的擔子壓得太重了,完不成的扣工資寫辭職報告等等。看看這些來自於城市有妻室老小的鄉幹部和領導,一個個頭髮亂亂的,衣服髒髒的,臉上塵土的,心裡真不是滋味。這些鄉幹部,也許都在家裡吃好的,睡舒服的,但在遠離城市的鄉鎮單位集體生活裡,開水煮麵條都搶著吃,因缺水省著水洗臉。 春天的腳步來到這地方很遲,遲得連今天的一場毛毛雨都成了盼星星盼月亮的奢望。於是我默默走出鄉鎮府大門,漫步行走在過鄉鎮府通往另一個鄉鎮的柏油路上,任思緒飛揚。仰頭用肉眼盯住天空的雲,一直盯著尋找雲的流動,絲毫找不到像馬兒跑的雲。這雲被四周雄偉的大山圈住,變成了能下雨的雲。這雲給大山披上了夢般的霧,讓風兒也服服帖帖,靜悄悄,縈繞夢境。 這一切造就了雄偉的大山,在這時候更顯得莊嚴肅穆。太陽在傍晚消失的時候,拿出吃奶的力氣,總算留下了微弱的痕跡,但在雨霧籠罩裡很快沒了蹤跡。身邊晚歸的牛羊,在一聲聲的“哞咩”叫聲裡,在孩童的笑聲裡,更顯得沒有污染的山野的瓷實。牲畜糞便的氣息,炊煙的蒿草味,和著毛毛雨裡由微風吹拂著,使當今濃濃的現代化氣息在這裡更顯得蒼白無力。 思緒隨著腳步信馬由韁著,濕濕的柏油路在毛毛雨裡黑黝黝拐過山邊,把思念和迷茫捎走,去尋覓希望和寄托。 一位大娘路過真誠讓我吃她飯盆裡的菜,說是回族念誦的菜。我知道這菜是貴重,特別好吃,饞得嘴裡直流水。我深知我是剛來這裡工作的,要特別注意影響,以便於以後開展工作,於是給大娘彎腰一個“色倆目”揖婉言謝絕。抬頭看看近處山坡上的樹,仍裸露著枝條透著灰色,遠處一綹空地裡的人工膜側冬麥,在毛毛雨洗滌裡讓塑料更突顯白色。 剛回到鄉政府大院,有人突然喊著電來了,於是院子裡的說笑的幹部歡呼起來,紛紛離散跑進各自的房裡,一個個房間亮了,連成了一片,成了一處光明和希望的風景。 一個小時候後,吃飯鈴聲響了,響得很脆,又是一陣歡笑聲。這時候已是晚上十點了! 明天是什麼?又該是如此! 毛毛雨下著,希望明天繼續…憧憬也在明天繼續…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走進雨季,如走進濕漉漉的記憶,走進陽光深處,在往事之樹上隨意摘幾片葉子,心靈的雨又淅淅瀝瀝地下起。走過多少雨季,就有多少失落緊隨。時光是流逝的水,淒切而透明,偶爾濺起幾朵浪花,那感覺卻無法訴說。 走進雨季,舊時的夢依然清晰地流動,淚水在不知不覺中打濕了風帆,岸 總是很遙遠。雨季中漂泊的小舟時常擱淺,在星光下反覆吟哦,充滿著感傷的情調。 走進雨季,身後的小路已空無一人,所有的一切都流露陌生。雨季的韻律在沉默中靜靜流淌,煥發著深沉的波光,蕩漾於我蹣跚的腳步下。雨季是我唯一無法掙脫的牽依。 走進雨季,讓我在浪花之外淡忘一切。總會有一條航程屬於自己,屬於這張疲憊的帆。雨季是我春天般的幻想裡,風姿綽約的佳人,在我滄桑的面容上雕刻微笑,讓我困惑的眼睛不再迷失於灰色的霧。 仰-頭凝-視遠方,遠方的風景嶄新而豐滿,如天宇般遼闊,定格於我蒼白的窗口,成為無-怨無-悔的永恆……